发布时间:2021-09-08 浏览次数:0

赵  琼

 

  战神 

  在他的面前,所有的出路

  都是出征。

  在他的身后,不是

  花红

  便是血红。

 

  大风雪 

  战事还在进行

  天上,下来一场

  大风雪

  掩护和掩埋

  同时到来

 

  探亲 

  一堆圆形的土,立在

  老屋的身后

  守着,母亲的尸骨

  像他守着的版图

  装饰曾经孕他的腹部

 

  风过万物 

  风,一直将哨所前的

  那棵老树,当做母亲

  时不时,就来理一理

  她那

  凌乱的双鬓

 

  红舍利 

  追悼会开完后两个小时

  亲属被通知,去取骨灰

  除了骨灰盒

  火化工,还将一个包着三块弹片的手绢

  捧给了他的亲人

 

  老兵 

  每每到了夜深人静

  老兵躺下

  呼吸均匀,且没有鼾声

  握惯了钢枪的手

  总会将一些梦境攥疼……

 

  身份 

  要不是火化工从他的骨灰里

  扒出那三块烫手的弹片

  没有人会知道,他的血液

  也曾

  染红过这片江山

 

  送别 

  他的追悼会刚刚开完

  一场雨来,铺地盖天。

  连长说:多像他此生

  洒在疆场上的,那些

  血汗……

 

  山雾氤氲 

  一团又一团的白雾

  笼罩阵地所在的山巅

  多像故乡灶间的

  那些柴烟

  遮住了母亲的脸

 

  深秋一瞥 

  秋风的身后,一片黄叶

  和天上的一片白云,一起

  奔跑着,向东

  多像是战斗在不同岗位上的

  一对英雄

 

  又见炊烟 

  夕阳,虽然短暂

  却总被炊烟缝在

  小村的边缘

  一件乡思衣裳

  等着,所有戍人去穿……

 

  故乡 

  在天上

  离我们最近的那块石头

  被叫作月亮

  在人间,每一块写着中华的土地

  都被战士,唤作故乡……

 

  战前动员 

  面对出征

  旗帜和蒲公英

  同样

  需要

  一阵风……

 

  战士与子弹 

  与子弹相处的时日久了

  他也像子弹一样

  将所有的语言

  全都凝练成一声呐喊

  放在生命的终点

 

  刺刀 

  只有伫立于枪口,才会尽透

  钢与铁的禀赋

  也只有在短兵相接的当口,才会

  让生命所有的属性

  归于忠诚

 

  地雷 

  每次见到你,都能让我想起那个

  复员了很久,又回到那个山深林密的山村

  面部黝黑、满布皱纹

  生生死死都在和土地较劲的

  那个男人

 

  战友 

  面对一枚,飞来的炮弹

  他一跃而起

  他将自己的肢体,分给了

  身后

  那几个活着的兄弟

 

  推进 

  子弹打光了

  还是一个接着一个

  用身体,往前去堆

  哪怕是一寸

  一寸,也是接近

 

  都是好钢 

  就像没有被做成钢枪的那些好钢

  被父亲做成了镢头来将日月供养

  我那些没能扛起钢枪的兄弟姊妹

  纷纷将自己的血肉全都化成军粮

  来为捍卫的骨头补充钙质的阳光

 

  战事 

  当宁静收留了枪声和硝烟

  与落日一起,归于黑暗

  在信仰之河的两岸

  英雄们,枕着同一座江山

  相对,无眠

 

  瞬间 

  这场战事,如果

  非要用文字来进行还原

  他訇然倒地的那个瞬间

  拒绝

  任何形式的语言

 

  在英雄墓前 

  在一个秋天,在北京香山

  在一座英雄的墓碑前

  一条又一条红领巾

  和一树又一树红叶,染红了

  一群又一群前来宣誓的少年

 

  战地晨景 

  朝阳下的草丛里

  滚动着一片又一片

  晶莹的露珠

  多像一群又一群

  士兵,在战地上匍匐

 

  看一群孩子玩纸飞机 

  孩子们,一次一次,将手里的纸飞机

  甩向天空

  作为一名空军的老兵,直到它们

  一次一次平安落地

  我紧攥着的拳头才慢慢放松

 

  传承 

  如果正好,热血和汗水

  可以成果。

  不用作任何假设

  果实的颜色,与一面旗帜

  一定完全吻合

 

  列队 

  子弹,被一粒一粒

  填进,满腔怒火的枪膛

  就像随时准备捐躯的

  那些儿郎,列队仰望

  胜利的曙光

 

  坚贞 

  明知前方,已无路可走

  也决不回头

  纵使面对悬崖跃身而下

  也坚信后来的水珠,能汇成

  撼岳移山的瀑布

 

  飞行 

  因为使命赋予了翅膀

  我不能拒绝献身与翱翔

  因为,我背负着捍卫的重任

  我把战机的机舱,当成

  孕育祥和的产房

 

  根本 

  谁都可以忽略

  一个死者的来路

  但一定得记住

  一些英雄的

  去处……

 

  辩证 

  当了半辈子兵

  没有打过一次仗

  退休之后,他再也没有

  穿过

  那身军装

 

  区别 

  救命的子弹,不同于

  要命的子弹

  正如火柴的味道

  有别于

  硝烟

 

  军属 

  被洪水吞没的那一刻

  她比谁都清楚

  她那个当兵的儿子

  正在用自己的身体

  堵着大坝的,一个溃口

 

  大敌当前 

  敌人已近在眼前

  他还是往枪膛里

  压入了

  仅剩的,一颗

  子弹

 

  枪 

  其实,在很多时候

  枪都将自己,当作一株

  可以年年生长的稻谷

  只育祥和的种子,供养

  尊严的头颅

 

  向往 

  在这片干涸的大地上

  屹立着的胡杨

  和那个伫立着的哨兵一样

  对水和亲情的向往

  都超不过各自的信仰

 

  护旗 

  一面迎风的旗帜

  召唤捍卫的热血

  五颗星星的天空

  尽染

  迎春的颜色

 

  博物馆里的一双草鞋 

  一双草鞋,已没有当年

  那些汗水和艰辛可饮

  仍站在幸福的一隅

  关注着

  星光,以及光阴

 

  尊严 

  没有雪花的冬天

  确实让人遗憾

  而没有战功的战士

  自有英雄的

  尊严

 

  代言 

  就像有没有风,旗帜

  都会那么鲜红

  就像一生,都不会合眼的枪筒

  总会站在硝烟之前

  为和平发声

 

  演习 

  两支枪的枪口

  正面相对

  像和平

  检阅着,守护和平的

  那些人……

 

  先驱 

  就像在黑夜里

  坚信,明天的

  每一轮日出

  总在无路可走之处

  往前,迈出一步

 

  高尚不会死去 

  高尚不会死去。

  即使死去

  仍会活在正义的心里

  卑鄙虽能苟活

  其实,早该死去……

 

  勇士与懦夫 

  所有的勇士

  都是为死而生。

  没有一个懦夫

  不是

  为生而死。

 

  终极目标 

  对于一个英雄来说

  一生,只有一件事情可做

  那就是:将所有的仇和恨

  统统干掉

  让所有的情与爱,尽情逍遥

 

  风过冬日丛林 

  一些骨头在呼

  一些骨头在随

  风过冬日丛林

  留下

  捍卫的声音

 

  天降白雪 

  一片雪花,两片雪花,三片雪花

  在飞……

  大雪里,只要有哨所矗立

  人间,便不会再有

  陷阱的黑

 

  军礼 

  自从在那次战斗中

  失去了右手

  他就把自己的每一个军礼

  还原成了一根

  真正的筋骨

 

  在夏日,遇到一片落叶 

  夏日里,在靶场

  与一片落叶,相遇

  在战士的眼里

  并没有将它,视做

  曾经的敌人

 

  软肋 

  他讨厌有人在他的面前骂太监

  更痛恨有人在他的面前骂:“死太监!”

  那年,在那场让他成为英雄的

  战斗中,他失去了

  自己的性器官

 

  信仰 

  一支队伍,将自己的行迹

  化成旗帜

  并时不时

  拿出来,与朝霞的颜色

  进行比对